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珠海侦探 > 新闻资讯 >

好消息,无尽

作者|胡亚文

最近,日本国家女神佐佐木希的丈夫渡边谦(Ken Watanabe)被发现与许多女性之间的关系是轻率的。消息一出,网友就震惊了:渡边谦为什么拥有如此美丽的民族女神出轨?昨天,佐佐木希在他的个人社交平台上发表声明说:“我很抱歉,因为我丈夫的举止引起了所有人的不满。关于这个问题,我们两个人计划好好谈谈。我计划将来继续工作。请照顾我。”

佐佐木希对丈夫渡边谦被炸的事件的回应出轨。日本女演员佐佐木希(Nozomi Sasaki)与丈夫渡边健(Ken Watanabe)合影。

罗志祥和周扬清分手了,八卦就消失了,佐佐木希则出轨的消息又来了。在这些狗血戏中,许多人表达了陈词滥调:这个年龄,性别确实越来越开放。但是出轨事件的频繁发生是否意味着当代人有更多的性自由?

早在1950年代,赫伯特·马尔库塞(Herbert Marcuse)便提醒人们,人类欲望和满足手段的范围似乎已经无限扩大,但是当我们拥有性自由时,我们所拥有的可能是一种幻觉。实际上,在资本社会中,尽管性自由看似泛滥,但由于性关系越来越多地与社会关系和网络空间联系在一起,所以欲望早已根植于整个社会秩序中。

我们鼓励我们享受性爱,但这种鼓励本身已成为秩序的一部分。什么样的形象具有性吸引力?我们想要什么样的性关系?这些私人答案由各种规则,信息,应用程序和大写字母统一为一个标准。因此,在这些限制内,无数人认为出轨是性自由,不遵守是性解放。我们似乎失去了许诺和放弃与伴侣探索性魅力的兴趣。

当性话题无处不在时,它就减少了对快餐的享受,这是一种享受:这是一个引人注目的热点,是一个交通高峰的机会,是一种实时的无需花太多精力来维持关系。在这种“愉悦”中,性变得越来越容易,但虚假也越来越多。

出轨和对幸福原则的不道德服从

从心理分析的角度来看,在幸福原则的控制下的人不过是动物的驱动力。由享乐原则支配的无意识过程力求始终获得幸福。这种幸福是一种冲动的,即刻的满足,即刻的愉悦,一种生物学的本能。正如Thad所说:只要我喜欢,一切都很好。作为本能之一,性欲伴随着最原始人类的天生本质。它代表无意识的欲望,并影响创造力,性关系等。

但是,本能的满足(这种趋势和激情不受理性的控制)经常与社会规范和社会关系冲突。在劳动过程中,最基本的本能,对立即满足的渴望,带来愉悦的嬉戏行为等被认为是不合适的。如果不加以限制和压制性出轨,劳动就不能顺利组织和进行。当工作为人们引入这种压抑机制时,它也有望为抑郁症患者带来回报。

日本媒体报道了佐佐木希夫(Nozomi Sasaki)的丈夫和喜剧演员渡边健(Ken Watanabe)出轨。

同时,如果您不工作,您将无法满足自己的生活水平,并且您的消费将难以实现。这种缺乏也使社会成员愿意相信,不能自由地满足本能的冲动,按照幸福原则生活是不可行的。因此,原本属于性的能量也在工作中得到释放。结果,人类发展了一种理性的功能:在经济原则下,它研究社会和环境的实际情况,区分利益,从而与基于理性原则的外部社会运作相一致。这种现实原则的存在避免了原本幸福原则所控制的矛盾和自我毁灭,并努力使幸福显得更加合理和连续。

但是弗洛伊德还认为,对现实原则的服从和对本能的压制是人类历史上巨大的创伤事件之一。

这种对“欲望自由”的压制实际上不能完全消除幸福原则的存在。它仍然保留在人们的无意识中,并在人类和个人的历史中不断回归,影响着现实生活。正是因为被压制的物体会继续返回,所以可以构成禁忌的历史和隐藏的历史-不要忘记著名的禁忌:不要通奸! 出轨。不一致可以看作是在个体中重复幸福原则的结果,它仍在试图在无意识中追求自己的目标。

对此类性事件的批评和讨伐恰恰反映了本能的破坏力。当这些事件引起社会,道德等各个方面的冲突时,已经“受过训练”的外部法律将谴责它们,希望使禁忌之外的事物回归现实原则并接受理性控制。但是有趣的是,根据巴塔耶(Bataille)的色情理论,禁忌使人们有超越的冲动和渴望。

上一篇:婚姻调查取证 出轨之后,我的妻子选择原谅我,但我仍然无法忘记她...我该怎么办? 下一篇:原谅我的妻子出轨之后,如何告诉她发自内心的